疯狂麻将下载官方
  封頁 簡體中文 English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 頁 本所簡介銘生動態律師風采專業領域銘生研究法治新聞法律法規成功案例招賢納士在線交流
 
在妻子臉上刻“下賤”毀容 只為防止其外遇

瀏覽次數:4388 編輯:zjmslaw 發布于:2011/4/8    
導讀:韋生雄就用一條膠質綁帶將小巍雙手捆綁。因怕小巍喊叫,韋生雄又用一條毛巾堵住對方的嘴巴,然后將她拖進廚房,用一把錐子殘忍地在對方的左右臉部刻下“下賤”兩字。刻完字后,為了讓字體更清晰,韋生雄還用黑色的鍋底灰涂抹在字體上面...

  在大化瑤族自治縣,一男子因為懷疑妻子有外遇,竟殘忍地在妻子的臉上刻上“下賤”二字。 4月3日,河池市大化瑤族自治縣公安局鎮南派出所破獲了這起毀容案,抓獲了犯罪嫌疑人,繳獲作案用的錐子、綁帶、毛巾等物。

在妻子臉上刻“下賤”毀容 只為防止其外遇

熱點詳述.jpg  

    毀妻容只為防止其外遇

  現年36歲的韋生雄2006年與受害人小巍結婚,先后生有兩個兒子。2008年以來,韋生雄一直懷疑妻子有外遇,雙方經常因此事吵架,但均未能解決問題。今年3月30日上午,韋生雄在自己家中再次為此事與小巍吵架。在爭吵中,韋生雄心生怨恨,決定對小巍實施毀容,一可以發泄自已心中的憤恨,二可以使對方面目變丑陋、不再被別的男人看上,以達到防止妻子不再有外遇的目的。

  當日11時許,韋生雄在自家客廳抓住小巍的頭部往墻上撞去,小巍的頭被撞后跌倒在地。之后,韋生雄就用一條膠質綁帶將小巍雙手捆綁。因怕小巍喊叫,韋生雄又用一條毛巾堵住對方的嘴巴,然后將她拖進廚房,用一把錐子殘忍地在對方的左右臉部刻下“下賤”兩字。刻完字后,為了讓字體更清晰,韋生雄還用黑色的鍋底灰涂抹在字體上面。

  對妻子進行毀容后,為防其報警,韋生雄還將小巍關在家里,既不帶其上醫院治療,又不讓妻子出門。3月31日,韋生雄的叔叔知道情況經過后,因看不過眼,才將小巍帶到縣人民醫院檢查,此事才暴露。4月3日,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后,小巍才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公安機關報案。

  目前,犯罪嫌疑人韋生雄已被刑事拘留。

深度追蹤.jpg

  剖析犯罪嫌疑人

  聽到最多的是“他的疑心太重了”

  4月6日,在采訪中,記者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韋生雄疑心太重了”。今年36歲的韋生雄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又是什么原因讓他對與自己一起生活了9年并生育了兩個兒子的妻子狠下毒手呢?

  多疑:

  第一個孩子被帶去做DNA鑒定

  小巍17歲的時候就跟了韋生雄,然后生了兩個孩子。面對年輕貌美和文化程度都勝于自己的妻子,韋生雄始終有些不放心。婚后,夫妻倆都在廣東打工。2001年,小巍懷孕了。然而喜得貴子的韋生雄并沒有為人父的雀躍,反而心里疙疙瘩瘩的,左看右看總覺得孩子不像他。

  “他為什么懷疑孩子是別人的?就因為有一次要趕工,我晚上沒有回家睡,然后下個月就懷孕,他懷疑我那晚是跟別人睡。”小巍對丈夫的懷疑感到氣憤,卻也不知道拿他怎么辦。

  疑心越來越重的韋生雄最后想到了一個辦法,就是帶兒子去做DNA鑒定,結果證明孩子確實是他的,這事才算了結。

  “第二個兒子跟他長得很像,他沒法再找茬,不然還不知道又會折騰出什么事情。”對于丈夫的多疑,小巍非常無奈。

  暴躁:

  輕則威脅恐嚇重則拳打腳踢

  “這是他第一次打你嗎?”記者問小巍。

  “不是第一次。他的脾氣很暴躁。”小巍說,2007年,她的初戀對象當兵回來,在大化縣城偶遇,韋生雄知道后,大為光火。自從懷疑她有外遇后,曾在2008年的時候拿著一把長水果刀到她家里,威脅恐嚇她母親,指責她不會教養女兒,使得女兒不守婦道。

  3月29日,為了誰去結扎的問題,韋生雄和小巍發生了爭執,小巍認為生育是兩個人的事情,誰的身體狀況適合結扎就誰去。而韋生雄則說必須要讓小巍結扎,這樣她就不能幫人家生孩子了。在拉扯打鬧中,小巍被甩到水泥柱上,手上有幾處受傷出血。

  偏執:令人驚訝的“四個選擇”

  在問話中,韋生雄一直在強調“這是她選擇的結果”,他說的“選擇”到底是什么呢?

  “3月30日中午,韋生雄和小巍吵架時,韋生雄給了她四個選擇。”辦案民警告訴記者,所謂的“選擇”就是:第一,結扎,死心塌地在家養育小孩,不能外出打工;第二,小巍的情人給韋生雄100萬元;第三,小巍和她的情人跟韋生雄一起到法院去解決問題;第四,韋生雄毀掉小巍的容貌并打斷她的腿腳。而韋生雄一直向民警強調是小巍“要求”毀容的。

深度對話.jpg

   對話受害人

  “我要離婚,要求嚴懲韋生雄”

  “毀容了,再也沒有男人看上你,看你還怎么外遇!”4月6日上午,回憶起丈夫韋生雄說過的話,已經擺脫了苦海的小巍眼中仍透著一絲驚懼。韋生雄被抓捕歸案了,而刻在小巍臉上“下賤”二字就像一個沉重的包袱,重重地壓在她的心頭。

  記者:當初你已經知道韋生雄的脾氣不好,為何還要跟他結婚呢?

  小巍:我17歲就跟他了, 到2006年我才勉強跟他辦理結婚手續。雖然9年了,但他在廣州,我在深圳,都在外面打工,實際在一起的時間加起來都不到3個月。本來 2007年我想離婚的,可是為了兩個孩子,我媽不同意,這事也就算了。

  記者:他平時脾氣不好,可是你想過他會毀你的容嗎?

  小巍:當時我和他吵架,他把我綁起來,我以為是綁我起來送去結扎,沒想到他會在我臉上刺字。

  記者:你的臉被刺字之后,為什么沒有及時報警?

  小巍:當時我已經麻木了,臉上和頭發上面都是血,我問韋生雄“可以走了嗎”,他說“只能到大廳,如果敢出去,就打斷你的手腳”,所以當天我不敢出門。

  記者:你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有什么想法?

  小巍:最想做的事就是離婚、整容。我的容貌被毀了,出門都要戴著口罩,我覺得我的生活一下子變得灰暗起來,我要求公安機關從重處理韋生雄。

  對話犯罪嫌疑人

  “我拒絕回答你們的任何問題”

  在戶口登記表上,記者看到了韋生雄的一寸照片,眉清目秀,實在是無法把他和那個殘忍地在妻子臉上刺字的男人聯系起來。在大化看守所,記者看到真實的韋生雄,臉上已經有了一些憔悴和不屑。

  管教帶韋生雄到問詢室,跟他交談。

  管教: 你是為什么被關進來的?

  韋生雄:我跟老婆打架。

  管教:為什么要打架,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或者通過法律解決啊?

妻子有外遇1.jpg

  韋生雄:我是要跟她上法院,她不愿意,她選擇讓我刻字毀容,結果她又告我,我要找律師。(在跟管教說話的時候,韋生雄的聲音很大,振振有詞。)

  當記者和辦案的三位民警走進問詢室后,韋生雄突然不說話了,表情也很生硬。

  不管辦案民警怎么問,韋生雄就是不說話。民警們又根據之前的問訊筆錄,向他求證。大約幾分鐘后,韋生雄才說:“我懷疑你們跟小巍有親戚關系,我拒絕回答你們的任何問題。”在問話過程中,韋生雄重復了四五次這句話。

觀點云集.jpg

  大化婦聯:

  希望公安機關嚴懲兇手

  4月6日下午,小巍在辦案民警韋萍萍的陪同下,來到了大化瑤族自治縣婦聯。在聽了韋萍萍的講述和看到小巍臉上的字之后,婦聯的工作人員都憤憤不平,直呼:“在婦聯工作那么多年,這樣的事真是聞所未聞!太殘忍了!”

  了解情況后,婦聯的工作人員希望公安機關保護婦女的合法權益,嚴懲兇手。

  縣醫院醫生:

  已錯過了最佳的處理時間

  小巍的傷勢牽動著親人和鎮南派出所民警的心。那么,她臉上的字能否消除呢?

  據大化瑤族自治縣人民醫院的接診醫生介紹,傷口一般應該在受傷6小時以內進行處理,否則就很容易感染,并會留下疤痕。小巍臉上的刻字屬于異物性紋身,從刻成到送診,已經超過24小時,錯過了最佳的處理時間,而且由于她臉上的刻字還被涂過鍋底灰,所以消除起來比較困難,其中較淺的刻字可以采用激光或者物理打磨的方式予以祛除,比較深的則可以進行切除或者植皮手術,但是可能還會留下一些痕跡,以縣里目前的技術和設備,是沒法做到的。

  律師:

  如何量刑要看法醫的鑒定

  據大化警方介紹,雖然在網絡上可以看到相關在身體和臉上刺字的傷害案件,但在大化、河池市甚至是廣西,這類案件都是極其罕見的。如此慘忍的行為讓人瞠目結舌。

  廣西某律師事務所的梁律師認為,根據此案發生的事實經過,基本可以判斷犯罪嫌疑人涉嫌犯有傷害的行為,如何量刑要看法醫的傷情鑒定,如經法醫鑒定,其故意傷害行為造成他人輕微受傷的,可不負刑事責任,但要承擔民事和治安處罰等法律責任;輕傷屬于可公訴也可以自訴的案子,法院可處其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重傷則屬于公訴案件,法院可判處其三年以上刑期。另外,盡管根據情節的惡劣程度,法院可以酌情重判,但都是有限度的。(中顧法律網)

 
信息搜索
 
 
聯系我們
電話: 0574-87065826 0574-87065828
傳真: 0574-87065828
郵箱: [email protected]
地址: 寧波市鄞州區百丈東路787號包商大廈17樓1702-1705室(寧波市公安局南側,原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北側50米)
網址: http://www.fjbwi.club
 
友情連接
銘生專業網:
法律法規:
新聞媒體:
公檢司法:
其他連接:
   
版權所有 浙江銘生律師事務所    浙ICP備*********號
聯系電話:0574-87065826、傳真0574-87065828 地址:寧波市鄞州區百丈東路787號包商大廈17樓1702-1705室
© COPYRIGHT 2008 - 2021 http://www.fjbwi.club all right reserves
 
疯狂麻将下载官方